如何看待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百年南开要奋起直追,力争回到应有位置”的愿景?

admin 教育 2020-10-18 11:58:45 651 曹雪涛 奋起直追 南开 南开大学 教育 大学

1

感谢悟空问答小秘书/头条教育邀请。

我是一叶知秋有仙则名,我来回答。

百年南开,十月十七日刚刚校庆完,规模很大,举办的也很成功,有多位副国级、省部级现任和卸任领导参加,校友捐款达10亿,现任校长曹雪涛表示:百年南开要奋起直追,力争回到原来的位置!

南开原来的位置在哪里呢?曾经在民间有清北复开的说法,南开是四大名校,这是南开的巅峰时刻,当时南开的入学分数和北清看齐,比如1997年,南开的最低分超过清华,平均分的话位居全国第九,位于上交之后,前八名是北清和华五还有人大!看来,北清华五人才是实实在在的顶级强者,一直是那么强大!

南开的名气当年是如日中天,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出了周总理这个著名校友,尤其是那句我是爱南开的,估计关心南开的可以说是无人不知,虽然好多人不知道它的下半句。有些人可能会说zzl是南开中学的,不是南开大学的,这是不正确的,zzl为了进入南开大学专门从日本回来,是南开大学的正式学生,在南开读了差不多半年,后来因为学生运动,学校迫于压力将他开除,不过,张伯苓还是资助出国留学,对张伯苓,zzl还是很感激的,还特意留他在大陆,没想到最后南开校庆却不让他参加,令人唏嘘!

南开名气的顶峰是北清复开,分数的顶峰是国内前十,实力的顶峰也在全国十名左右。叶秋不知道曹雪涛校长想让南开回到它应有的位置,这个位置在哪里,不过不管是第四,还是前十,都任重道远,第四基本上没有希望,前十难度也非常巨大,南开现在的位置国内15左右,前面高校清北华五、武汉双雄、华南第一学府中山大学、c9中的西交大哈工大,都没那么容易追赶。



目前来看,国内高校格局北清华五的位置十分稳固,不过是从办学经费、重点实验室、重点学科,还是从一流学科、学科评估结果来看,北清华五都领先,人大属于偏科比较厉害,但人大地处北京,人文社科方面的学科除了北大国内第二,经济学、法学、统计学、马克思主义、工商管理等9个A ,都是国内顶尖,人大位置也非常稳固,武汉双雄武大和华科大近些年风头正劲,而且通过合并学校学科完备,没有明显短板,还处在上升期,中大有广东的全力支持,实力也难下降,发展速度也不会慢。

哈工大和西交大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发展可能会慢一点,但第四次学科评估表明,哈工大实力依然突出,再加上哈深的存在,学校未来发展也不差,速度可能慢一点的只有西交大了,不过随着西安国家中心城市的确立及经济的发展,西交大很有可能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

这样看来,如果曹雪涛校长定位南开未来回到国内前十的话,希望不大,至少目前看来希望不大。

昨天的津云的直播因为技术问题而取消了,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细节问题,感觉南开要崛起还是任重道远,跟本身天津自身整个城市的软件条件太有关系了

我觉得制约南开大学回到应有位置(民间有清北复开的说法)有这几个因素:

1.钱的问题。大学发展进步既要有大师又要有大楼,一样都少不了钱,在当今大学发展日益与市场机制接轨的时代,没有钱请不来名师优才,没有钱建不了一流实验室和优美的校园环境。南开大学在1925-1928年就遇到过一次人才危机,当时私立南开大学,资金靠捐赠,很紧张,教授工资几年不涨,张伯苓去美国访问期间,南开大学几个名教授被清华挖走,当时清华校长是罗家纶,就如现在兰大人才被挖。没办法,南开大学一直处在资金投入不足的境况中。

2.办学环境差。有两个含义,一是校区位置不优,天津被北京遮盖住优势,定位沿海开放城市又不比不了长三角珠三角的城市群效应,学生不愿来,怕就业不好,老师不愿来,收入没北上广深高,科研市场融入也不如这几个城市大学好。二是办学思维模式固步自封,抱残守缺,不思创新,不思变革,在国家整合大学的良好机遇中没有抓住机会。

3.没有突破性发展规划。4211卓越南开行动计划有很多看点,可以预计如果按规划行动,可以大幅提升南开大学进步空间,但要实现声誉回归,很难。别的大学也在发展,又有钱又有位置优势,不发展都不可能。

南开大学应有超常规行动计划,与别的一流大学走不同的发展方式,不能跟在后面跑,否则永远超不了。我有几点想法不知算不算超常规办法:

一是抓一到二个学科,比如化学数学,集中优势兵力集中突破攻关,别人有钱撒在很多学科上,我没钱只撒在一个二个学科上,引进世界顶尖人才,建立国家级实验室或世界级实验室,三五年建成A 学科,提高声望,出现吸附作用,带动其他优质教育资源进入南开大学;

二是在大湾区或张江高科建新校区或高端研究院。与中国最有活力最有钱的产业合作,开展联合教学与科研,新校区以新应用型学科和交㕚学科为特色,突出校企联合与应用转化,突出学生实际能力的教学科研与实习。

三是建立一到二个国家级智库型独立研究院,提升对国家的贡献率,获得政府办学支持,提升上层认可度与声望。

从张伯苓被拒入南开,到张伯苓故居被拆南开无人发声!就注定了这所大学的格局……

天津缺少干事创业的人 也没有干事创业的氛围,什么事情还得考虑北京,所以大家都明白,一个直播还技术原因,太差

比规模,南开永远没戏,甚至比不了天大。哥伦比亚大学也不大,但能抓住金融传媒电影等传统优势学科。南开抓牢化学金融生物足矣。

很遗憾,天津的天塔竟然没有为南开大学百年校庆点亮,个中缘由实在无法判断!

百年南开,从最早的私立学堂,到私立大学,经过了战火的洗礼,到如今的南开大学

其最为光辉的时候应该是战时成立的西南联合大学,学府北辰之一

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一个大学地位的提升,就是要有源源不断的大师在制,可如今的中国,缺的就是大师,

再加上天津的地理位置,如今大学的官本位体制,很难出大师。

所以南大还要加油!

就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

一个是从校长本人的角度来看。作为一所大学的校长,提升学校的水准,达到或者超越历史上的最高地位,当然是其奋斗的目标。从这个角度上看这番话讲的合情合理。至于能不能实现,那确实是可以是仔细探讨的,不过如果连追求的勇气都没有,那自然就离目标越来越远。言论不必然引发行动,但是至少可以为行动壮壮声势,能够讲出这番话,表明这位校长对于学校的未来发展是有一番筹划的。整个社会还是应当给予鼓励。如果真的能够把南开的办学水准提升上去,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乐观其成。

另外一个就是比较残酷的现实层面问题。在这种时候就不得不泼泼冷水。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应有位置的说法显然是太暧昧了,应当更加具体,便于脚踏实地落到实处。

回顾南开的整个发展历程,最顶峰时期应该是在西南联大事情。但是回过头来说,现在关于很多西南联大的叙述不够客观,是掺了水了。在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无论是在南京定都还是后来迁往重庆,公立大学当中的中流砥柱始终是中央大学,而不是清华北大。南开是一所私立大学,地位要更低一些。抗战爆发之后多所大学内迁,中央大学迁往重庆。而且是内迁中最为完整的一所大学。中央大学的招生规模占当时抗战时期大学招生规模的一半,影响力可见一斑。西南联大之所以合并以及之所以迁往昆明,实际上也从另外一个层面反映了其并不受南京国民政府重视,而不重视的背后又间接反映了其当时的社会影响力,远不如中央大学。

解放以后,清华北大的地位迅速提升,而原中央大学则因为特殊的历史身份被多次拆分,时至今日还引发了多所大学关于中央大学主体继承权的争议。于是抗战时期最主要的大学中央大学在抗战大学内迁史的过程当中,却意外成为了配角,凭借着继承者的荣光,西南联大的地位迅速上升。清华北大当代的荣光远胜于西南联大时代,因此对于这一时期的历史描述,更侧重于其精神层面,彰显自己的革命性。反观南开极为弱势,因此鼓吹西南联大的最主要目的,实际上是希望给别人留下历史上南开曾经和清华北大势均力敌的印象。不过,无论是从西南联大本身的历史,还是整个民国时期的高等教育发展过程来看,南开其实从未达到过这个高度。三校联合,是带有一定偶然性的。所谓的应有的位置的说法,本来就是一个虚幻的想象。

公允的说,南开现在在国内大学的排名大体上和民国时候也差不多,并没有显著的落后。民国时期的学校,按照创立者的身份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

第1类是外国人创办的,最主要的创办者是教会。这类学校数量不多,但是质量普遍较高。其中不乏对中国近代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高校。比如上海的圣约翰大学,同济大学,北京的辅仁大学,燕京大学,山东的齐鲁大学,南京的金陵女子大学,其办学水准绝大部分都在南开之上。

第2类是国家开办的,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公立大学。比如北京大学以及其后,从中分家而来的北京师范大学,从留美预备学校转型而来的清华大学,上海的上海交通大学,以及天津的北洋大学,也就是现在天津大学的前身。

第3类是私人开办的,南开大学就属于此类。此类学校水准参差不齐。有高水准的,也有纯粹骗钱的。南开在天津以及北方的私立大学当中确属佼佼者,但这只是特定领域和范围之内。实际上在上海,南京都有一批优秀的私立学校。比如上海的大厦大学,光华大学,南京的晓庄师范。还有一所孤悬在东南地区的优质高校,陈嘉庚创立的厦门大学。我们很难说,南开的水准就一定远胜于这些大学。

总的来看,南开在私立大学当中确实属于佼佼者,但由于私立大学天然的弱势,所以在和外国人开办的高校以及公立高校的竞争过程当中始终有不小的差距。在民国时代,中国最顶尖的高校是少数几所教会大学和公立高校,私立高校并没有办法跻身其中。南开在民国时代其实也是一所优秀,但不顶尖的大学。和现在的地位大体相当。

否定某些人的历史荣光错觉并不是否定南开进一步追求顶尖的努力。历史本身不成为障碍,但一定要正确认识历史以后才可以做到这一点。以前不顶尖不意味着未来不顶尖。

但问题在于中国目前的教育资源配置格局下,很难支持南开做到这一点。

教育资源在中国实际上是一种半政治资源,和权力的关系极为密切。天津距离北京实在太近,而北京的政治地位又太高,自然导致教育资源不可能大规模的转移到天津去。

在和非北京地区的高校竞争的时候,又面临着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就是天津的经济实力不足,不能为南开提供全方位的经济支持。上海的高校之所以能够在某种程度上与北京高校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上海独特的经济优势。上海的财力充沛,可以给予高效更好的物质条件,上海本身又可以为上海高校吸引人才提供有效助力。上海的大学培养出的人才大部分又都留在了上海,促进了上海的发展,形成了有效的互动。这三点天津没有办法做到。

广东和浙江虽然高教资源不充足,但凭借着雄厚的经济实力,近年来在高教领域动作频繁,似乎正在走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两个地区的未来发展有可能会冲击天津现在的高校相对优势,对于南开来说也是一个隐忧。

凡此种种,很难使人对南开的未来发展,抱有一个乐观的期待。受制于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南开的地位很难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变化,一方面很难向上提升,另外一方面凭借着自身的根基以及天津相对较好的经济实力,也很难向下衰落。平平淡淡是南开未来最有可能的现状。

有可能,在国际上招募学科带头人,在传承上下功夫,补齐短板,有可能有可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ml/931.html

牡丹百科

https://greaterpasc.com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牡丹百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感谢牡丹百科技术支持